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超神機械師章節目錄 1051 本尊降臨(感謝津嘉的盟主100000賞。

章節目錄 1051 本尊降臨(感謝津嘉的盟主100000賞。

    光輝想要抓人質,逼迫黑星解封萬神權杖?

    果不其然,此言一出,薩格曼五人的臉色都變了,望著光輝的目光,帶上了敵意與戒備。

    他們倒是毫不懷疑克蘇耶的判斷,不僅因為他是此行的老大,而是猜的確實有幾分道理。

    虛靈教派的人本來就對光輝聯邦有成見,要不是燈塔星戰役的時候,光輝反跳了一波二五仔,虛靈怎么會失去了尼迦與萬神權杖,F在克蘇耶說光輝想要抓人質,薩格曼等人回想起光輝的行事風格,紛紛深以為然,覺得這就是光輝能做出來的事。

    在萬神權杖的問題上,虛靈和光輝扯皮了太久,之所以能一直忍耐,便是知道萬神權杖被封印住了,光輝無法使用也無法研究,他們這才能容忍萬神權杖暫時被光輝占據。

    可若是萬神權杖被解封,虛靈就絕對坐不住了。

    ——比起海拉的生死,明顯萬神權杖更重要,不能讓光輝得逞!

    當然了,這個消息不是克蘇耶猜到的,也是械國告訴他的。

    雖然光輝是械國的老東家,但是從麥尼遜的謀劃來看,他自然不希望萬神權杖這種針對超a級的大殺器被任何文明使用,在他眼里,封印才是最好的歸宿。

    “既然這樣,那就用拳頭說話!

    塞拉昂臉色一冷,渾身氣勢爆發,雄渾的武道氣焰噴薄而出,聲音如同雷鳴回蕩:

    “你們幾個,先去對付海拉,克蘇耶由我來對付,他不過是一道分身,等我打爆了他,再去支援你們!

    說罷,他拳頭一揚,噴出一道雄渾的離體波動,熾熱酷烈,耀眼刺目,猶如大日煌煌。

    正如群星粉碎者的綽號一樣,他的武道風格便是以正面碾壓著稱。

    同為巔峰超a級武道家,戈魯坦的風格是狂暴兇猛,帶著兇悍的獸性。而塞拉昂的風格,則是勢不可擋的碾壓,比起戈魯坦多了一份堂堂正正的強勢,這種強勢不是那種令人畏懼的兇猛,而是猶如星辰斗轉、天地翻覆一樣,帶著一股不可逆轉的感覺。

    克蘇耶不甘示弱,同樣迸發出強勁的念力,正面迎擊。

    轟。!

    兩者交擊,宛如天崩地裂!

    刺眼的強光驟然亮起,世界仿佛變成白茫茫一片。

    嘭嘭嘭嘭!

    塞拉昂與克蘇耶拼了一擊,接著便仿佛化作了兩道糾纏在一起的幻影,武道氣焰與虛空念力瞬息間千百次交擊,炸開一道道碰撞產生的余波,打著打著就升天了,在外層空間又開辟了一個戰場。

    與此同時,光輝五人沒管塞拉昂,而是迅速下降,與薩格曼五人遙遙相對,韓蕭主宰分身則帶著海拉站在一旁。

    場中的勢力變成了三方,呈現三角對峙的形勢。

    氣氛一觸即發,隨時都會演變成三方激斗。

    “來的是這五人嗎……”

    韓蕭打量著光輝的陣容,暗暗點頭。

    這些人的戰力水準,他心里都是有數的,不僅記著他們前世的表現,還有諸神會談搜集的詳細資料。

    面前的光輝五人組基本都是中層戰力,里面最厲害的,應當是晶魂,有個宇宙寶物名為“星力王冠”,地位類似于虛靈的薩格曼,算是中高層,最菜的則是加盟沒多久的海蒂斯,戰力不過是托萊恩那個檔次的。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莫爾妮薩,韓蕭記得她是械國曾經的學生,發跡前跟隨在械國身邊學習機械知識,后來踏入了超a級的領域,也不知道她此時有沒有當演員。

    就在韓蕭暗暗盤算的時候,另一邊,薩格曼五人面對這樣的處境,登時陷入糾結當中,不知道該先打海拉,還是先打光輝五人。

    先打海拉吧,光輝五人會在旁邊插手干擾,說不定一不小心還會被光輝得逞。

    可要是先打光輝吧,雖然說優先級更高,但幾人總覺得拋下打了一半的海拉,轉過頭幫她打別人,顯得非常憨憨。

    虛靈系的人馬一時間進退維谷。

    就在這時,光輝的海蒂斯忽然在廣域頻道中開口:

    “虛靈教派的五位,大家雖然目標不同,但都不能白來一趟,你們反過來打我們,那我們就都成了宇宙里的笑話,還不如先干掉黑星的主宰分身,再打得海拉失去反抗力,控制住場面,我們再討論怎么處置她!

    在海蒂斯看來,塞拉昂必然能搞定克蘇耶的分身,只要再把黑星主宰分身也給打掉,到時候他們有塞拉昂,虛靈那邊卻沒了最強的一環,戰力不再平衡,那么就能掌控局面,帶走海拉。

    聞言,薩格曼有些躊躇,抬頭看了看一言不合就與光輝激情火并的克蘇耶,又望了一眼在旁邊看戲的黑星分身與海拉,心里一狠,咬牙點頭。

    “好,先拿下海拉再說!

    這一刻,他做出了決斷,不打算聽從克蘇耶剛才的指令。

    正如海蒂斯所說的一樣,剛才還在打海拉,現在轉過頭就幫她,他覺得屬實有點憨憨,容易淪為宇宙里的笑柄。

    一方面是薩格曼與克蘇耶看法不同,不愿白來一趟,所以他想賭一下,若是能在與光輝聯手的時候借機殺了海拉,照樣是破壞掉了光輝的謀算——干掉了人質,那就永遠不怕被敵人抓了,完美。

    另一方面就是私怨,關在時空琥珀里的滋味可不好受,他迄今為止還記憶猶新,深以為恥,時刻想著給黑星來一下狠的,打從心底不愿放棄眼前擊殺海拉讓黑星心痛的機會。

    剛才海拉展現出了奇特的恢復力,這樣一來,他們就不適合打持久戰了,若是十個超a級聯手,爆發力則一定程度克制海拉的恢復能力,是以薩格曼準備在雙方聯手過程中,找機會干掉海拉。

    他心知雙方各懷鬼胎,即使聯手,也會明里暗里相互牽制,但他有底氣在光輝眼皮底下創造殺人機會,那便是幾張還沒使用的強力禁咒卷軸!

    三言兩語之間,雙方勉強達成共識,下一秒,光輝和虛靈十個超a級齊刷刷扭頭,不善的目光匯聚在海拉身上。

    恐怖的壓迫感猶如排山倒海一般,轟然來襲!

    海拉臉色不由自主微微蒼白了起來,但表情卻依舊漠然。

    而就在這時,寬厚的機械背影移步擋在了她的面前,隔開了所有滿懷敵意的目光,也隔開了所有壓力。

    “放心,有我在你身邊!

    耳畔響起韓蕭的笑聲。

    海拉有點怔怔出神。

    又是這熟悉的一幕,仿佛曾經每一次護在她前方的背影在此刻重疊,她的心緒翻涌難平。

    “黑星……”

    “干嘛?”

    “……你的本尊什么時候到?”

    韓蕭轉頭看了她一眼,語氣意味深長:

    “不急,讓我飛一會!

    ……

    獸祖的據點大殿中,戈魯坦一邊喝著酒,一邊與索羅金的附身體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天,等待著好消息。

    等了好一會,索羅金放下杯子,開口發問:

    “獸祖閣下,不知道您派出去的部隊都到哪了?”

    “著什么急,你是不放心我手下的辦事能力嗎?”戈魯坦不耐煩。

    他嘗了索羅金的三寸不爛之舌,被說動了,只要不親自犯險,戈魯坦很樂意對海拉落井下石。

    不久之前,他已經頒布命令,讓一些干部帶著艦隊前去破壞周邊的星門站,試圖切斷帝國援兵的通道,讓他們無法及時趕到,保證海拉得不到支援。

    “還是問一下比較好,帝國援兵如果到了,事情性質又會激化,干掉黑星軍團旗下一名沒有加盟帝國的超a級,只要能速戰速決先斬后奏,那問題還不大,若是要和帝國部隊正面拼上,虛靈和光輝就未必愿意了!彼髁_金勸道。

    “嘖,就你花樣多!

    戈魯坦神色不耐,放下酒杯,拿出通訊器聯系干部,甕聲甕氣問道:“你們在哪?抵達星門站了嗎?”

    “父、父親……”屏幕中的干部有些瑟瑟發抖,“我們被人給截下來了!

    “嗯?”戈魯坦臉色一變,怒道:“是誰敢截我的人?!”

    “是械國的機械部隊,帶頭的是他的使徒兵器,我們都打不過……”

    嘩啦!

    戈魯坦豁然站起,碰倒了酒杯,酒水灑了一地,神色驚疑不定。

    “他莫名其妙截住我的人做什么?”

    好歹都是巔峰超a級,戈魯坦倒是不怵麥尼遜,只是職業風格有別,他也不愿意招惹兵多將廣的械國,而對方今天毫無預兆截下了他的人,怎么看都不是善意的信號。

    索羅金也有些訝異,輕輕點了點桌子,頓時有了計較。

    “我大概猜到了,以械國在諸神會談上表現的態度來看,他肯定不支持針對海拉的行動,估計早有防范,因為你是最早放出消息的人,可以說事情因你而起,所以械國早早就盯上了你,此時動手,應該是為了阻止你破壞星門……”

    念及于此,索羅金的眉頭不禁皺了起來,暗暗有些頭疼。

    械國也介入了這場風波,憑空多了許多變數,他本以為光輝或虛靈的行動十拿九穩,可現在心里也有點虛了。

    索羅金也認識械國很久了,知道這家伙同樣是個老狐貍,一旦麥尼遜決定介入,肯定不會只是小打小鬧僅僅針對戈魯坦的部隊,所以沒猜錯的話,械國這老東西估計還有其他的布置。

    “本來以為他只是袖手旁觀,沒想到他是想暗中阻遏盟友光輝的行動,膽子真夠大的,那這次行動的把握恐怕……”

    索羅金不禁躊躇起來,全宇宙上百個超a級里面,只有寥寥三五人有資格讓他忌憚,械國便是其中之一。

    他在這里盤算,戈魯坦卻是徑直聯系上械國,質問了起來。

    “麥尼遜!你扣我的人是什么意思!”

    麥尼遜的臉浮現在屏幕上,淡淡道:“難道你忘了我們在諸神會談上的共識?”

    “海拉削了我的壽命,殺了我不少部下,你讓我就這么算了?”戈魯坦冷冷道,“就你會說共識,難道我一個巔峰超a級,還不如一個海拉?你不想讓其他人得罪死了黑星,那你不怕得罪我?”

    “因為你,她已經遭遇險境,我希望你別再追究了,真讓她死了,你也沒好果子吃!丙溎徇d搖頭。

    “哼,你說黑星會報復是吧,你當我怕他?記住了,這可是他惹我的,他說要玩的話他奉陪到底,好哇,我現在倒要看他玩不玩得起,除掉他的左膀右臂,先給他漲漲記性!备牯斕估渎暤。

    正所謂忍一時越想越氣,退一步越想越虧,每次想到自己吃了這么大虧,還被黑星在面前放狠話,他就越發生氣。

    “我希望你為了大局著想!丙溎徇d沉聲道。

    “現在主要動手的可不是我,而且那是你的大局,不是我的!备牯斕灌腿,冷冷道:“我陪你玩什么共同戰線,那是給你面子,現在這是我和黑星之間的事,和你沒關系,你卻來胡亂勸說……怎么,真以為你是超a級的領頭人,有資格亂管我的事?我告訴你,你可別給臉不要臉!”

    麥尼遜瞇起眼睛,深深看了他一眼,掛掉了通訊。

    戈魯坦怒哼一聲,隨手把通訊器捏碎,扔在一邊,大步向門口走去。

    “你去哪?”索羅金回過神來,急忙問道。

    “哼,械國截了我的人,我總不能在這里乖乖等他放人,我現在去把人帶回來,要是有時間的話,再順便搗毀幾座星門站!备牯斕箯街弊吡顺鋈。

    ……

    黑星軍團前線據點戰場,戰斗已經持續了好一會,場面已經徹底淪為三方大混戰。

    傳送降臨的光輝聯邦艦隊與莫爾妮薩機械部隊投入戰斗后,再度牽扯住了據點的防衛艦隊,雙方圍繞著星球打得不可開交,艦炮的光芒不斷閃爍,場面已經算得上是一場星際戰爭了。

    塞拉昂與克蘇耶分身還在互毆,克蘇耶實在是有點猛,仗著藍量深不見底,暫時以一個分身與塞拉昂打得有來有回,同時還故意把戰場扯開了。

    這位虛空影帝實際是幫助韓蕭牽扯住光輝的最強一環,如此一來,戰力平衡此消彼長,幫了大忙。

    韓蕭對此暗暗慶幸,要是這倆人都針對海拉,局面就真是九死一生了,那樣他只能執行最終方案。

    不過即使對面有演員,此時海拉這邊的戰況也很嚴峻,光輝和虛靈共十個超a級,那攻勢簡直鋪天蓋地,恐怖如斯。

    成功連接了歐若拉這個超級奶媽,可海拉此時也毫無招架之力……這已經和恢復力沒什么關系了,根本是全面碾壓,她恢復多少次,就被打殘多少次,要不是得以汲取歐若拉的生命能量,海拉的復活甲早就被打出來了。

    而這,還是韓蕭不計損失,分走了一部分壓力的情況。

    這么多超a級聯手,威力自然不是簡單的一加一,韓蕭的機械部隊被打炸了無數次,已經逼近【廢棄改裝】技能的上限,再打下去就無法恢復了。

    械災弗朗斯科布下一層空間穩定錨與蟲洞擾斷器,光輝聯邦艦隊到來后又布下了第二層,導致這片區域的空間太穩定,韓蕭打不開維度工廠與次級維度兵營,招不來小弟,能用的只有放置在據點的部隊,所以只能先虛擬入侵對付空間穩定裝置。

    但光輝與虛靈都放著這一手,特別是光輝,不僅有莫爾妮薩,還多調了一個超a級虛擬機械師進行遠程協助,鎮守主智能,虛擬防線簡直和穿了貞操帶一樣,毫無破綻,固若金湯,根本懟不進去。

    機械部隊要是打沒了,光靠一個主宰分身,頂不住十個如狼似虎的超a級。

    “幸好對面也不是一條心,虛靈和光輝互相戒備,多少影響了他們聯手的戰力,十分戰力頂多只發揮了七八分!表n蕭暗道。

    他轉頭看了一眼,目前他和海拉被分割開來,不遠處,無數攻擊扔向海拉,場面險象環生,海拉每一秒鐘都承受著巨額的傷害,生命能量的光芒就沒有消失過,不;匮。

    “歐若拉天災級也頂不住這么大的消耗,估計不用多久就要被她姐吸到虛脫了!

    念及于此,韓蕭心里一定。

    而與此同時,薩格曼等人一邊圍攻海拉,一邊囑咐身邊的隊友。

    “等會看準時機,在光輝下一次集火重創海拉的時候,泰勒迪,你把那些卷軸都用上,一部分拿來擋住光輝的人,別讓他們干擾,而我們則全力攻擊,配合卷軸的功效,趁著海拉沒恢復直接解決了她,擊碎她的靈魂!”

    “我知道了!

    泰勒迪點點頭,隨時準備動用卷軸。

    就在眾人聚精會神的時刻,忽然間,一股無比龐大的能量源驀然闖進眾人的感知范圍之中,正在飛速逼近,且速度極為驚人。

    “又有人來了?!”

    眾人一驚,動作為之一頓,急忙抬頭看去。

    只見一片流光從遠處飛速遁來,全都是機械戰兵的尾焰光芒,赫然是一支機械軍團,而且規模無比龐大,起碼是在場所有機械師部隊加起來的數十倍!

    而在最前方,則是一道包裹在幽藍色光焰之中的身影,一馬當先,宛若一顆流星,直奔海拉所在的戰場。

    “那是誰?好快的速度!難道是來支援海拉的?”

    薩格曼驚疑不定,轉頭看了一眼,發現光輝五人那邊也是同樣的疑惑表情。

    就在這時,眾人忽然看見高空作戰的塞拉昂撇下了對手,徑直迎上那顆快速逼近的幽藍色流星,打算進行攔截,不讓來者與海拉匯合。

    眼見兩道身影相撞,就在下一刻,在場眾人猛地瞪大眼珠子,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

    轟。!

    一片血霧轟然炸開!

    被撞飛的赫然是塞拉昂,只見他就像是被一棒打出去的棒球,噴著血倒旋著飛出去,隨著他一同飛出去的……竟然還有一條鮮血淋漓的斷臂!

    塞拉昂一共有四只手臂,此時赫然有一條被撞斷了!

    “什么?!”

    薩格曼與光輝等人駭然欲絕,面露不敢置信。

    一擊之下重創塞拉昂?這是哪來的猛人!

    這時,這道身影撞上塞拉昂,也被逼停在了半空,裹在身上的光焰消失,露出在場所有人都認識的身影,淡淡俯瞰著場中圍攻海拉的十名超a級。

    這一刻,除了克蘇耶以外,在場的光輝與虛靈超a級全都呆住了,心里掀起狂潮般的震驚,名號脫口而出:

    “黑星!”

    怎么會是他!

    他的本體不是在大本營嗎?竟然抵達了戰場!

    在場不少超a級沒意識到,只是看到韓蕭的本體降臨,他們對這次行動的底氣便消失了一大半!

    對韓蕭的主宰分身,眾人還敢欺負欺負,可是面對韓蕭的本體,不少人立刻就虛了,就像本來只想組隊刷個精英怪,卻突然碰到了關底boss。

    人的名樹的影,韓蕭有著彪悍的戰績,早已證明了巔峰超a級的實力,都是打出來的威望。

    此時看到韓蕭親臨,眾人頓時壓力山大,躊躇不前,而海拉趁此機會脫出包圍圈,飛到一旁劇烈喘息。

    “不妙了……”薩格曼心頭咯噔了好幾下,再度回想起了時空琥珀的滋味,悄悄打了一個冷顫。

    就在這時,迎著眾人的目光,韓蕭緩緩開口了。

    “我來了!

    他冷冷掃視著各個神色極不自然的超a級,語氣平靜,卻帶著一股充滿壓迫感的威嚴。

    “現在……輪到你們逃了!

    :。:


同類推薦: 超神機械師、 惡魔囚籠、 美食獵人、 輪回樂園、 全能游戲設計師、 逍遙夢路、 全職高手、 驚悚樂園、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