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書友訪問久讀小說
首頁女總裁的全能兵王章節目錄 第2768章 讓他來接!

章節目錄 第2768章 讓他來接!

    就在蕭晨跟田錕扯淡的時候,警衛也打通了電話。

    “找呂市長?”

    聽筒中,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有預約么?”

    “沒有。”

    警衛往外瞄了眼,回答道。

    “沒有預約,讓他們離開……有預約的,市長都不見,更何況是沒預約的。”

    聽筒中的男人,語氣低沉下來。

    “以后沒預約的這種,直接讓他們離開,別打電話……或者讓他們預約,然后該登記登記!”

    “是,劉秘書。”

    警衛忙點頭,他是給秘書辦公室打的電話,也沒想到接電話的,會是這位大秘。

    “行了,讓他們離開就是了,我這邊還忙著,掛了。”

    劉大秘說完,掛斷了電話。

    警衛也放下電話,重新走出去。

    “怎么樣?”

    蕭晨見警衛回來,問道。

    “劉秘書說不見。”

    警衛搖搖頭。

    “要不預約,要不離開吧。”

    “劉秘書?市長秘書?你沒提我名字么?”

    蕭晨一挑眉頭。

    “沒有,不等我提,劉秘書就掛電話了。”

    警衛的態度還算不錯,蕭晨和田錕氣質不凡,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不然,他剛才那個電話,都不會幫忙打。

    畢竟,想見市長,得按照程序走,哪能說見就見的。

    真那么好見的話,這市里估計有的是人想見市長,市長一天到晚也不用干別的了。

    “……”

    蕭晨皺眉,連名字都沒遞上去,這見個毛線啊。

    “那什么,晨哥,要不我們先走?或者找個人,跟呂市長打個招呼再說?”

    田錕看著蕭晨,說道。

    “嗯,是得找個人,先跟他打個招呼了。”

    蕭晨點點頭,摸出手機。

    “我剛才不是說了嘛,不讓咱進,我就讓他出來接。”

    “……”

    本來田錕聽前半句,都準備要走了,等聽后半句,不由得呆了呆。

    不過他也沒覺得蕭晨是在吹牛逼,他知道,蕭晨絕對能做到。

    據說……蕭晨跟上面的關系很密切。

    只是……真讓呂南出來接啊?

    田錕不覺得蕭晨吹牛逼,可警衛卻覺得他吹牛逼了。

    啥玩意兒?

    讓市長出來接?

    這是市長,不是你們村的村長。

    再說了,就算你們村的村長,也不一定搭理你啊,更何況是市長呢!

    還沒等他說話,蕭晨電話打通了。

    “小子,什么事?”

    關斷山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老關,我見不到呂南。”

    蕭晨也沒廢話,直接說道。

    “你讓我找他,好歹給我個號碼啊……現在倒好,我來了,被擋在了門外。”

    蕭晨有點不爽,他在龍海已經可以刷臉了,已經很久沒這種待遇了,被人攔在門外什么的。

    “嗯?被擋住了?呵呵,你小子,也有今天?”

    關斷山一愣,隨即笑了。

    “行了,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跟門口說一聲,至于他的號碼,等讓他給你吧。”

    “別,你跟他說,我在門口等他。”

    蕭晨點上煙,爺們兒說話算話,說讓他出來接,那就得出來接!

    “在門口等他?行吧。”

    關斷山也沒多想,答應一聲。

    其實在他眼里,也沒覺得一個市長去接蕭晨,有什么不對的。

    不說別的,只要蕭晨愿意,那他的身份……華夏幾人可壓?

    那位,可是許諾過蕭晨軍方職位的,只是被他婉拒了。

    等掛斷電話,蕭晨吐了個煙圈:“搞定了,我們等著吧。”

    “啊?哦,好。”

    田錕點點頭,既然蕭晨這么說了,那等會兒市長肯定就出來接了。

    旁邊的警衛,則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蕭晨,他電話是打出去了嗎?還是在自言自語啊。

    這種古怪的眼神,更準確的形容來說,就是……看白癡的眼神。

    有病吧?

    要是打個電話,說能見到呂市長,那他還是相信的,就憑他們氣質不凡,就憑他們看起來不是一般人,就憑……他們開來的這輛幾百萬的賓利!

    嗯,最后一個是主要的,什么氣質不凡,什么看起來不是一般人,都是以這輛車來衡量的!

    可讓市長出來接?

    搞笑么?

    開賓利就能出來接么?

    想什么呢!

    你特么騎著火箭來,市長都不一定出來。

    警衛看看蕭晨,再看看賓利,開賓利的……應該不是傻子,也沒什么妄想癥之類的吧?

    跑這兒來裝逼了?

    等會兒看你們怎么下臺!

    “來,哥們兒,抽煙不?”

    蕭晨看著警衛,問道。

    “不不,我不抽煙。”

    警衛搖搖頭。

    “那什么,你們是在等呂市長,是么?”

    “對。”

    蕭晨點頭。

    “等會兒就出來了。”

    “嗯……你們的車,別擋在門口,要不先開進來吧,然后你們去那個接待室等一下,怎么樣?”

    警衛看著蕭晨,客氣地說道。

    “行。”

    蕭晨點點頭。

    “田錕,你把車開進去……我們進去等。”

    “好。”

    田錕答應一聲,上車,把車緩緩開了進去。

    看到賓利車停下,等候在接待室里的人,低聲討論起來。

    哪怕山源是沿海發達城市,賓利車也不是很常見。

    現在一輛賓利車開過來,自然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有人認出了田錕,這不是葉氏集團的田總么?

    “田總。”

    有熟人打招呼。

    “王總,你也在啊。”

    田錕見到熟人,寒暄了幾句。

    “田總也是來預約見呂市長的?”

    王總問道。

    “唔……算是吧。”

    田錕點點頭,也不好說我們在這等呂南出來接我們,這有點裝逼了。

    “不好見啊,咱這個呂市長,自從來到山源,那就是油鹽不進,軟硬不吃……你跟他軟的吧,沒用,跟他玩硬的,咳,下場都不好,沒人敢了。”

    王總壓低聲音,說道。

    “呵呵。”

    田錕笑笑,沒多說什么。

    “聽說咱這位呂市長啊,手眼通天,有大靠山啊,在上面。”

    王總說著,一根手指往上指了指,低聲道。

    “嗯,我也聽說了。”

    田錕點頭。

    “真的假的?那確實了不得啊。”

    旁邊的人,也紛紛插話,討論起來。

    “噓,小點聲……”

    眾人討論著,總得來說,就是呂南多牛逼。

    蕭晨在旁邊聽著,也沒多說什么。

    就在他們討論著時,一陣腳步聲傳來。

    外面的警衛,先扭頭看去。

    當他看到匆匆而來的人時,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呂南?

    呂市長?

    他怎么真出來了?

    警衛以為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凝神看去,沒錯了,就是呂市長,旁邊那位是劉大秘!

    在確定身份的一個瞬間,警衛大腦空白了一下,他們怎么出來了?

    緊接著,他又想到了蕭晨的那個電話。

    他不是忘了,而是懵逼,而是不敢相信。

    他都顧不上搭理市長,扭頭看向接待室。

    接待室里的蕭晨,還是在抽著煙,云淡風輕的樣子。

    不過此刻的蕭晨,在他眼里,卻顯得神秘莫測了!

    這個人,到底是誰?

    一個電話,讓被譽為最難說話、最難相處的呂南市長從辦公室里跑出來,跑到大門口來迎接!

    而此時,接待室里的人,也聽到腳步聲,看到了呂南。

    當他們看到呂南時,也愣了一下。

    能在接待室里的人,自然也是認識呂南的,至少知道他長什么樣子。

    所以一愣之后,他們就認了出來,呂市長怎么出來了?

    “那是呂市長吧?”

    “是啊,他怎么出來了?好像是要迎接什么人?”

    “嗯,看樣子是……可也沒聽說,有什么大員來這里吧?”

    “真要是有大員來,也不可能就他和劉秘書兩個人出來啊。”

    眾人低聲討論著,奇怪歸奇怪,還是往外走去。

    不管怎么著,這是個見呂南的好機會,先去混個臉熟再說!

    “田總,走啊,不是要見呂市長嘛。”

    王總對田錕說了一句。

    “嗯嗯,王總先去。”

    田錕笑笑,看向了蕭晨。

    其實他心里,也是有些不平靜的。

    雖然說,他知道呂南會出來,但真見到呂南出來,那感覺是不一樣的。

    “走吧。”

    蕭晨按滅香煙,沖田錕一笑,向外走去。

    這會兒,呂南以及劉秘書也放緩腳步,打量著大門口,人呢?不會是走了吧?

    “呂市長,劉秘書。”

    警衛還是很有眼力勁的,快步上前,恭敬問候。

    “嗯。”

    呂南點點頭,目光落在接待室這邊。

    “哎,剛才有沒有一個叫‘蕭晨’的人來?”

    劉秘書看著警衛,忙問道。

    “有……”

    警衛心中微震,果然是他啊。

    “有?在哪呢?”

    劉秘書一喜。

    “在接待室……剛才我給您打電話,就是這位蕭先生來了,要找呂市長。”

    警衛對劉秘書說道。

    聽到警衛的話,劉秘書瞪大眼睛,就是蕭晨?

    “田總,你說呂市長出來干嘛啊?我們貿然過去,是不是不太好?”

    王總問田錕。

    “咳,是不太好,不過……他應該是來接我們的。”

    田錕咳嗽一聲,都到這會兒了,不管壯不裝逼了,反正是沒法低調了。

    “接……嗯?接你們?”

    聽到田錕的話,王總眼睛也瞪大了。

    不等田錕再說話,就見呂南已經大步向這邊走來,而且……直奔蕭晨。

    蕭晨見呂南向自己走來,有些意外,他怎么認出來的?

    同時,他也在打量著呂南,只見這位呂市長身體瘦高,戴著眼鏡,眉毛上揚,看起來……就是不太好說話的樣子。

    ——

    晚安


同類推薦: 校花的貼身高手狂探寵物天王讀書成圣撿個殺手做老婆古董商的尋寶之旅我真是大明星很純很曖昧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